倾杯·金风淡荡

编辑:涕泗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2-12 16:04:40
编辑 锁定
《倾杯·金风淡荡》是北宋词人柳永的一首秋夜怀人词作。词的上片先写深秋长夜小院之景,后面转而怀人;下片写词人饱受思念之苦。全词铺写深秋月色和离情别绪, 皆是层层翻出,尽情挥洒。
作品名称
倾杯·金风淡荡
创作年代
北宋
作品出处
乐章集
文学体裁
作    者
柳永
词    牌
倾杯

倾杯·金风淡荡作品原文

编辑
倾杯
金风淡荡,渐秋光老、清宵永。小院新晴天气,轻烟乍敛,皓月当轩练净。对千里寒光,念幽期阻、当残景。早是多愁多病。那堪细把,旧约前欢重省
最苦碧云信断,仙乡路杳,归雁难倩。每高歌、强遣离怀,奈惨咽、翻成心耿耿。漏残露冷。空赢得、悄悄无言,愁绪终难整。又是立尽,梧桐碎影。[1] 

倾杯·金风淡荡注释译文

编辑

倾杯·金风淡荡词句注释

⑴倾杯:唐教坊曲名,后用作词牌,又名《古倾杯》、《倾杯乐》等,《乐章集》有七调,此词为“大石调”。双调一百八字,上片下片各十句五仄韵。
⑵金风:秋风。萧统《文选·张协》:“金风扇素节,丹霞启阴期。” 李善注:“西方为秋而主金,故秋风曰金风也。”
⑶渐秋光老:即”秋光渐老“,秋色渐渐深了。由此可知其时为七月。清宵:清净的夜晚。萧统《钟山讲解》:“清宵出望园,诘晨届钟岭。”
⑷轻烟乍敛:淡淡的雾气刚刚收敛。轻烟,淡淡的雾气。
⑸当轩:对着长廊。练净:形容月光明净如练。练,丝绸。
⑹千里寒光:广阔无边的月光。寒光,清冷的月光。
⑺幽期:私定的约期。
⑻早是:已是。多愁多病:因忧愁而病弱。
⑼那堪:哪能承受。柳永雨霖铃·寒蝉凄切》:“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冷落清秋节。”
⑽省:回顾,回想。
⑾碧云:喻远方或天边,多用以表达离情别绪。韦应物《奇皎然上人》:“愿以碧云思,方君怨别馀。”
⑿仙乡:仙人所居处。此处借称所思之人的居处。路杳(yǎo):路途遥远。
⒀倩:请。
⒁高歌:登高而歌唱。遣:排解。
⒂惨咽:因悲惨而声咽气堵,说不出话。欧阳修玉楼春·尊前拟把归期说》:“尊前拟把归期说,欲语春容先惨咽。”耿耿:心中想念,愈加割舍不下。
⒃漏残:计时漏壶的水将滴尽,即夜将尽的意思。
⒄难整:难以整理。[2] 

倾杯·金风淡荡白话译文

秋风和舒,秋色渐老,长夜孤清。天气新近晴好,小院里轻雾刚刚散去,皓月临窗室内洁白明亮。面对遥远寒冷的月亮和残破的景色,想到幽会佳期受阻,早已是时常忧愁、体弱多病的我,哪能敢再仔细地回忆从前的盟约和欢乐?
最痛苦的是远方音信断绝,仙乡的道路遥远崎岖,难以恳求鸿雁把佳音传递。每到这个时候,总是悲伤高歌,强行排泄心中的离情,无奈,凄惨悲哀的歌声,反而使人烦躁不安、心事重重。漏将尽、夜已深,霜露更寒冷。徒然赢得忧伤无言,愁绪终究难尽。又是长久的伫立,直到月亮沉落,零星破碎的梧桐树影的消逝。[3] 

倾杯·金风淡荡创作背景

编辑
此词具体创作年份暂不可考。然此词仅写秋思,未见欲归之意,当写于柳永初到江南之时。[2]  叶嘉莹研究,此词所怀之人为柳永的同性知己。[2] 

倾杯·金风淡荡作品鉴赏

编辑

倾杯·金风淡荡文学赏析

这是一首秋夜怀人之作,词中铺写深秋月色和离情别绪, 皆是层层翻出,尽情挥洒。
上片首韵中的“渐秋光老、清宵永”写秋色渐深,长夜渐深,这是此词怀人的景节与时间。次韵所说“小院”,是词人所居客馆的小院,这是此词怀人的地点。这两韵主要写深秋长夜小院之景:“金风淡荡”秋风融和恬静;“新晴天气”,雨后爽适宜人;“轻烟乍敛”,迷蒙的雾气渐渐散开;“皓月当轩练净”,皎洁的明月当窗,洒下如白绸缎般的银光。这些景色为怀人铺下素雅清明的背景,于是以下进入怀人的主题。词人面对皓月的“里寒光”想及千里外的知己,当初共有的“幽期”,幽隐的期约,被阻碍而不得实现,·当残景”意思是:面对清秋之景,更加感到期约也如残秋零落不可收拾。且自身早已是“多愁多病”,怎么还能禁受得了把旧日的期约与前时的欢聚细细思索?
过片换头一韵中“碧云信断”、“归雁难倩”反用苏武滞留塞北以雁传书的典故,写书信也不得传递,进一步诉说怀人之苦。这离怀每每用放声高歌”的方式来“强遣”,无奈唱出来的声音凄惨喑哑,“翻成心耿耿”,反而使内心更加不能平静。底下插入一韵四字景语“漏残羹冷”,明写自然界夜更深,天更凉,衬出怀人的心绪更为凄冷,又暗写了词人在怀人中度过了无寐长夜。此刻留给词人的只有“无言”的静悄,只有“难整” 的“愁绪”。煞拍“又是立尽,梧桐碎影”二句化用唐末吕岩的词《梧桐影·明月斜》:“明月斜,秋风冷,今夜故人来不来?教人立尽梧桐影。”写自己长夜不寐,徘徊梧桐树下期盼故人的情状。景与开篇之小院皓月呼应,情则总括并收束全篇,余味不尽。
总观全词,写景的素雅清明尚可不论,高歌遣愁这种颇具阳刚意味的行动,以及运用苏武故事与吕岩词章,都可判明所怀之人是词人的同性知己。尤为不可忽略和误会的是“幽期”一词儿,此词最早见于谢灵运的诗《富春渚》:“平生协幽期,沦踬困微弱。”吕延济的注将其中含义阐释得更为明彻:“往时已有幽隐之期,但以沉顿,困于微弱,常不能就。”可知此中包含了词人旧时与好友有过某种期约却难以实现的深义在,可能有着词人的一番理想与志愿的难言之隐。如此解,词中“早是多愁多病。那堪细把,旧约前欢重省”也才更有着落。[3] 

倾杯·金风淡荡名家点评

西北大学中文系教授薛瑞生柳永词选》:此词仅前五句写景,以下则全系抒情。[2] 

倾杯·金风淡荡作者简介

编辑
柳永(984?一1053?),北宋词人。字耆卿,原名三变,字景庄,崇安
柳永画像 柳永画像
(今属福建省崇安县)人。景祐元年(1034年)进士。官至屯田员外郎。排行第七,世称柳七或柳屯田。为人放荡不羁,终身潦倒。善为乐章,长于慢词。其词多描绘城市风光与歌妓生活,尤长于抒写羁旅行役之情。词风婉约,词作甚丰,是北宋第一个专力写词的词人。创作慢词独多,发展了铺叙手法,在词史上产生了较大的影响,特别是对北宋慢词的兴盛和发展有重要作用。词作流传极广,有“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”之说。生平亦有诗作,惜传世不多。有《乐章集》。[4] 
参考资料
  • 1.    (宋)柳永 著,薛瑞生校注.乐章集校注.北京市:中华书局,2005年1月第1版:236
  • 2.    薛瑞生.柳永词选.北京市:中华书局,2005年1月第1版:41-42
  • 3.    叶嘉莹 等.柳永词新释辑评.北京市:中华书局,2005年1月第1版:540-542
  • 4.    唐圭璋 等.唐宋词鉴赏辞典(南宋·辽·金).上海市:上海辞书出版社,1988年8月第1版:2467
词条标签:
诗词 文学